您的位置:首页 > 电视 >

音乐剧《赵氏孤儿》既有孤儿,又有孤魂

城墙斜立,大地倾铺,无数长夜从裂缝中穿过。一缕被忘却的游魂,悄然立于石阶。夜风中花瓣起舞,游魂缓缓吟唱。他要回到某一时刻,找到一个理由——一个被自己父亲献出的理由……

元代剧作家纪君祥原著《赵氏孤儿》被列为元杂剧四大悲剧之一,是第一部被译介到西方的中国戏剧作品,历经七百年,常演不衰,被全世界以各种语言和艺术形式进行过改编。中国不仅在京剧舞台上经常上演该剧,著名戏剧导演林兆华、田沁鑫,电影导演陈凯歌也都曾将这部作品改编搬上过舞台和银幕。而这一次,徐俊导演则用音乐剧的形式,以独特的视角重新讲述了这个经典故事。

音乐剧《赵氏孤儿》基于英国剧作家詹姆斯·芬顿为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所改写的话剧剧本改编而成;徐俊导演、金培达作曲,梁芒作词,郑棋元、明道、徐均朔、方书剑、何亮辰、薛佳凝、朱梓溶等主演。该剧日前结束了在上海的首轮演出,收获好评无数,11月6日、7日,将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大剧场连演四场。

全剧上半场紧扣“救孤”。灵魂回到命定的源起:权臣屠岸贾当道,忠良赵盾惨遭灭门,天下生灵涂炭。草泽医生程婴被卷入其中,万般情急,允诺了公主的托孤之请。接过婴儿的这一刻,程婴也许只是出于对一个啼哭婴孩的哀悯和恻隐,或对暴行的愤怨难平;但他远未想到,自己将来要为自己仓促之间的选择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。但这一刻,是一位平凡之人的善念与勇敢。

命运步步展开,险象环生,波澜迭起。屠岸贾得知孤儿被人带走,以普国新生男婴之命为筹码,一纸令下,举国惶惶。程婴为救赵氏孤儿,为不连累全国孩子,痛以亲子替代孤儿。屠岸贾两刀下落,万劫不复。而灵魂找到了自己生命陨落的时刻,竟是亲生父亲献出了自己的小小身躯。无声狂呼,狂潮席卷,粉身碎骨的那一刻,一切朝着十六年后飞逝而去。悬念,再一次埋下伏笔。

下半场则紧扣“复仇”。十六年间,赵氏孤儿在程婴与屠岸贾的养育下渐渐长大,稚气尚未褪去,清澈的眼光向往着世界。在游历之中,程勃看到了暴政下的人间惨象,裂缝从他的内心生出;也看到边陲守疆,深受百姓爱戴的正义之师。当身世的画卷铺陈在眼前,透过无数亡魂,他找到了自己名字,他的命定则等待他去做出选择……而程婴,则于月下去往林间,于爱子的坟前赎罪……

最让观众津津乐道的是这出悲剧大戏中演员们精彩的表演。被誉为“音乐剧教科书”的演员郑棋元在剧中扮演忍辱负重、舍生取义,为救赵氏孤儿不惜牺牲自己亲生儿子的医生程婴。长达三小时的戏,他始终佝偻着身体,举手投足间都是一个活在巨大秘密和痛苦中的小人物。他弯着腰唱,跪着唱,仰天叹息地唱,心如死灰地唱,句句唱得情真意切,动人心弦。从起初的恐惧慌张,到后来的决绝坚忍,再到最后面对自己亲生儿子亡灵的愧疚悲壮,郑棋元将这个弱小又伟大的经典悲剧人物刻画得层次饱满,淋漓尽致,感人至深。

“程婴之子灵魂”是该剧原创的一个独特人物和视角。这个在襁褓之中就被亲生父亲献出了生命的婴儿,会对自己的命运和父亲的大义有着什么样的心态?方书剑饰演的程婴之子灵魂和徐均朔饰演的赵氏孤儿程勃,这两个被置换了命运的生命,一个是始终茕茕独立、踽踽独行,心中充满怨念的孤魂亡灵,一个是背负着血海深仇、命运极转而变,必须杀掉身为杀父仇人的养父的赵氏孤儿。两个生命,其实都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和使命,也注定了他们的悲剧宿命。

薛佳凝扮演的公主和朱梓溶扮演的程婴之妻,两个都痛失孩子的母亲在一众男性角色中格外温婉悲情,尤其是程妻一段温柔的摇篮曲更是催人泪下。明道扮演的屠岸贾、陈韬扮演的赵盾等各个人物,以及合唱群舞,也都可圈可点。

整个演出不仅视角独特,叙事结构上别出心裁,演员唱演俱佳;而且舞美、灯光、音效、服装造型等各方面都处处讲究。只见满是裂痕的巨石拱门溢出舞台,宛如画卷的移动镜框穿越时空,著名舞美设计谭韶远为该剧设计的简约又多意的舞台,构筑出强烈的悲剧史诗质感,一开场就以先声夺人之势将观众带入场景气氛之中。著名灯光设计师萧丽河设计的光影效果丰富多变、细腻雅致,伴随着跌宕起伏的剧情与音乐,时而凛冽如冰,时而柔情似水,为整体视觉增色同时,也让观众更投入和理解剧中情感。

正是在这跌宕的悲剧故事中,呈现出了家与国、生与死、宗族与个人、情感与理智的取舍,在复仇与牺牲、意志与命运的抗争中,激荡出人性最深处的崇高与永恒。正如徐俊导演所言:“《赵氏孤儿》有属于我们的风骨、信仰与境界。在爱与复仇的母题下,我们仰望崇高,也要凝视深渊。”

相关阅读

精彩放送